湘中社区 - 娄底门户社区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入驻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1346|回复: 0

转【寻人】吴晓波:娄底有个廖厂长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9-23 11:2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据说男人到中年之后,会越来越怀旧,身上的所有器官都会变得越来越软,从手臂上的肌肉到内心。今年是我从事财经写作二十四周年,到了这样的年纪和时刻,无法不怀旧。这二十多年里,我行遍天下,几乎见过所有出了点名的企业家,他们有的让我敬佩,有的让我鄙视,更多的则如风过水面,迅而无痕。那天,有人问我,如此众多的企业家、有钱人,最让你印象深刻是哪一位呢?
我想了很久,然后说,是廖厂长。
真的抱歉,我连他的全名都记不得了,只记得他姓廖,是湖南娄底的一位厂长。

那是 1989 年的春天,我还在上海的一所大学里就读。到了三年级下半学期的毕业实习时,我们四个新闻系的同学萌动了去中国南部看看的念头,于是组成了一支“上海大学生南疆考察队”,联络地方,收集资料,最要紧的自然是考察经费的落实。但到了临行前的一个月,经费还差很大一块,我们一筹莫展。
一日,我们意外收到的一份来自湖南娄底的快件。一位当地企业的厂长来信说,他偶尔在上海的《青年报》上看到我们这班大学生要考察的计划及窘境,他愿意出资 7000 元赞助我们成行。
在 1989 年, 7000 元是个什么概念呢?一位大学毕业生的基本工资是 70 多元,学校食堂的一块猪肉大排还不到 5 毛,“万元户”在那时是一个让人羡慕的有钱人代名词。这封来信,让我们狂喜之外却也觉得难以置信,不久,我们竟真的收到了一张汇款单,真的是从湖南娄底寄来的,真的是不可思议的 7000 元。
南行路上,我们特意去了娄底,拜访这位姓廖的好心厂长。

在一间四处堆满物料的工厂里,我们同这位年近四十的廖厂长初次见面,他是一位瘦高而寡言的人。我只记得,见面是在一间简陋、局促而灰暗的办公室里,只有一个用灰格子布罩着的转角沙发散发出一点时代气。一切都同我们原先意料中的大相径庭。这廖厂长经营的是一家只有二十来个工人的私营小厂,生产一种工业照明灯的配件,这家厂每年的利润大概也就是几万来元,但他居然肯拿出 7000 元赞助几位素昧平生的上海大学生。
我们原以为他会提出什么要求,但他确乎说不出什么,他只是说,如果你们的南疆考察报告写出来,希望能寄一份给我。他还透露说,现在正在积极筹钱,想到年底时请人翻译和出版一套当时国内还没有的《马克斯·韦伯全集》。
这是我第一次听到马克斯韦伯这个名字,我不知道他是一位德国人,写过《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》,尽管在日后,我将常常引用他的文字。

在以后的生涯中,我遇到过数以千计的厂长、经理乃至“中国首富”,他们有的领导着上万人的大企业,有的日进斗金花钱如水,说到风光和有成就,这位廖厂长似乎都要差很大的一截。但不知为什么我却常常更怀念这位只缘一面的小厂厂长。

那次考察历时半年,我们一口气走了长江以南的十一个省份,目睹了书本上没有过的真实中国,后来,因了种种变故――那一年春夏之际发生的政治风波大大地影响了我们的计划,行程到达云南的时候,天下已是一片鼎沸。最终,我们只写出几篇不能令人满意的“新闻稿”,也没能寄给廖厂长一份像样点的“考察报告”。后来,我们很快就毕业了,如兴奋的飞鸟各奔天涯,开始忙碌于自己的生活,廖厂长成了生命中越来越淡的一道背影。
但在我们的一生中,这次考察确实沉淀下了一点什么。
首先,是让我们这些天真的大学生直面了中国改革之艰难,在此之前,我不过是一位自以为是的城市青年,整日里就在图书馆里一排一排地读书,认为这样就可以了解中国,而在半年的南方行走之后,我才真正看到了书本以外的中国,如果没有用自己的脚去丈量过,用自己的心去接近过,你无法知道这个国家的辽阔、伟大与苦难。
再者,就是使我们从这位廖厂长身上传递到了理想主义的余温。
他只是万千市井中的一个路人,或许在日常生活中他还斤斤计较,在生意场上还铢砾必究。但就在 1989 年春天的某一个夜间,他偶尔读到一则新闻,一群大学生因经费的短缺而无法完成一次考察。于是他慷慨解囊,用数得出的金钱成全了几位年轻人去实现他们的梦想。
于是,就在这一瞬间,理想主义的光芒使这位平常人通体透明。
他不企图做什么人的导师,甚至没有打算通过这些举动留下一丁点的声音,他只是在一个自以为适当的时刻,用双手呵护了时代的星点烛光,无论大小,无论结果。

大概是在 1995 年前后,我在家里写作,突然接到一个电话,号码是陌生的,区号为深圳。接通之后,那边传来一个很急促、方言口音很重的声音,“你是吴晓波吗?”“是的。”“我是湖南的。”“你是哪位?”“我是……”我听不太清楚他的声音。对方大概感觉到了我的冷漠,便支支吾吾地把电话搁了。放下电话后,我猛然意识到,这是廖厂长的电话。他应该去了深圳,不知是生意扩大了,还是重新创业。那时的电话机还没有来电显示,从这次以后,我再也没有收到过他的消息。
这些年,随着年纪的长大及阅历的增加,我渐渐明白了一些道理。人类文明的承接,如同火炬的代代传递,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能力、或有机会握到那根火炬棒。于是,有人因此放弃了,有人退却了,有人甚至因妒忌而阻拦别人的行程,但也有那么一些人,他们主动地闪开身去,他们踞下身子,甘做后来者前行的基石。
在这个日益物质化的经济社会里,我有时会对周围的一切,乃至对自己非常失望。但在我小小的心灵角落,我总愿意留出一点记忆的空间给廖厂长这样的“例外”。我甚至愿意相信,在那条无情流淌的岁月大河里,一切的财富、繁华和虚名,都将随风而去,不留痕迹。
只有廖厂长例外。

[编后语]:吴晓波这篇文章的突然呈现,当然会给娄底人带来某种惊喜。远见,大气,热情……这本是娄底人的个性。所以,对于廖厂长当年的善意之举,即觉得理所当然,但对于后来二者失之交臂,又会有某种遗憾。幸好,晓波是个好同学,沉淀在记忆深处的往事又被他翻出来了。

80年代末的中国还是在理想之光的照耀之下的,很显然,这个廖厂长,应该是个读书人,支助晓波的团队考察,甚至想请人翻译和出版一套当时国内还没有的《马克斯·韦伯全集》的这些细节,都能证明这是一个有远见、有智识的娄底人。所以让小编好奇的是:如今的这个廖厂长又身在何处?处境如何?

如果本文的读者,能够提供这个廖厂长的线索,让小编的团队去采访下这个廖厂长的故事,或是重续下廖厂长与吴晓波之间的故事,这应该算是美事一件吧。

寻找线索热线:13807386863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入驻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Archiver|掌上论坛|湘中社区

GMT+8, 2018-10-16 14:14 , Processed in 0.050533 second(s), 17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